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
今天是:
联系我们  Contact

联系人:徐经理

电话:0527-80338612

     

           扫一扫 更便捷

科学养殖

    生物发酵饲料在育肥猪上的使用效果研究


    更新时间:2018/10/12 10:11:24

    微生物发酵饲料作为一种新型饲料,是饲料经有益微生物的发酵,发酵后含有更多的活性益生菌菌体、各种酶、各级代谢产物、多种维生素、蛋白质分解产物、活性小肽、氨基酸、抑菌物质、免疫增强因子、促生长因子等,起到促进生长,维持动物肠道的菌群平衡作用。生物发酵饲料一方面可产生多种有益的微生物代谢产物,另一方面可降解饲料原料中的多种抗营养因子,同时起到体外预消化的目的。现代养殖规模越来越大,动物疫病形势越来越严峻,抗生素应用不容乐观,而微生物发酵饲料由于不添加任何抗生素等药物,不会造成药物残留,具有广泛的研究与应用前景。本试验以育肥猪为研究对象,对3种生物发酵饲料效果进行评价。

    材料与方法

    1.1 试验日粮

    1)对照组日粮。对照组日粮饲喂基础日粮,由武汉某公司提供。原料组成:玉米、豆粕、鱼粉、磷酸氢钙、石粉、氯化钠、赖氨酸、维生素A、维生素E、维生素D3、维生素B6、硫酸铜、硫酸亚铁、硫酸锌、硫酸锰、亚硒酸钠、丙酸钙等。基础日粮成分分析保证值见表1。

     


    2)试验组日粮。试验组日粮为基础日粮分别添加10%生物发酵饲料。。原料组成:①发酵底料:玉米、豆粕、麸皮;②微生物菌种:多种芽孢杆菌、酵母菌、乳酸菌(表2)。

     


    1.2 试验分组

    试验选用80~90 日龄、体重为30 kg 左右的小猪120 头,分为对照组、试验组Ⅰ、试验组Ⅱ和试验组Ⅲ。每组设2 个重复,共8 栏,每栏15 头猪。对照组饲喂基础日粮,试验组Ⅰ、试验组Ⅱ和试验组Ⅲ分别饲喂添加了生物发酵饲料Ⅰ型、生物发酵饲料Ⅱ型和生物发酵饲料Ⅲ型的试验日粮。

    1.3 饲养管理

    试验周期为26 d,每天自由采食和饮水,免疫、消毒等均按免疫程序进行。

    1.4 指标及检测方法

    1)生长性能指标。试验开始及结束时早晨空腹称重,计算全群总增重、日均增重。每天记录每栏喂料量;发生淘汰和死亡时,称量死淘猪只体重及耗料量以计算期间采食量;统计全群总采食量,计算平均日采食量、料肉比。每天观察记录猪只的腹泻、采食、粪便、发病、外观表现等情况,发现病猪及时治疗,对日常观察情况进行记录。

    2)粪便中微生物数量检测。分别于试验中期和试验结束时在每圈内随机选择5~10 头猪的新鲜粪便,分开粪便表面取粪便内部样品,每头猪取粪样20 g 左右,并把同一猪圈内的粪便混合在一起,立即放冰箱冷藏并迅速进行实验室分析。无菌称取粪便样品1 g,溶解于9 mL 的无菌生理盐水中,充分混合,然后逐级10 倍稀释至10-7。选择10-5~10-7 的稀释度进行培养计数。每个稀释度做3 个平行,以30~300 个菌落的平板稀释度做计数用。

    ①乳酸菌的计数:采用厌氧乳杆菌选择性培养基的培养方法,特异性检测乳酸菌总数。

    ②酵母菌的计数:采用酵母菌选择性培养基加抗生素的方法,特异性检测样品中的酵母菌总数。

    ③芽孢杆菌的计数:采用甘露醇卵黄多粘菌素琼脂选择性培养基的方法,特异性增殖培养芽孢杆菌的方法。

    ④大肠杆菌的计数:采用麦康凯选择性培养基的培养方法,特异性检测大肠杆菌总数。

    3)饲料消化率。试验中期取饲料与粪便样品,检测总能(GE)、粗蛋白(CP)、粗脂肪(EE)、粗灰分(Ash)、钙(Ca)、磷(P)含量,以酸不溶灰分(AIA)为内源性指示剂,计算表观消化率。检测方法参照国家标准。

    4) 环境有害气体浓度。试验中期检测各组氨气、硫化氢的浓度。所用仪器为便携式氨气检测仪和便携式硫化氢检测仪。9:00 和19:30 分别检测每栏的氨气和硫化氢浓度,每栏选取3 个点,检测点距地面约20 cm,同时检测舍外空气中氨气和硫化氢的浓度。

    5)经济效益。根据饲料消耗和猪只体重增长及生猪价格变化等情况,计算每千克猪肉增重成本,分析综合效益、头均效益和相对头均效益。每千克猪肉增重成本计算方法如下:①对照组饲料单价为3.1元/kg,生物发酵饲料单价为4.7 元/kg;②试验组饲料单价计算:(3.1+4.7×10%)÷1.1=3.25 元/kg;③每千克猪肉增重成本= 饲料单价×料肉比。头均效益和相对头均效益计算方法如下:①本阶段生猪收购价格为18 元/kg;②综合效益= 每组总增重×生猪价格-每组总采食量×饲料单价;③头均效益= 综合效益÷每组生猪数量;④相对经济效益= 试验组头均经济效益-对照组头均经济效益。

     

    结果与分析

    2.1 生物发酵饲料对生长育肥猪生产性能的影响

    由表3 可知,3 组试验组的采食量均高于对照组,其中试验组Ⅱ提高了10.60%,说明生物发酵饲料可以改善饲料适口性,提高育肥猪食欲;3 组试验组的日均增重均高于对照组,提高幅度分别为14.67%、21.67%、9.26%,其中试验组Ⅱ日均增重幅度最大,为21.67%,达到691.03 g/(d·头);生物发酵饲料能够降低商品育肥猪的料肉比,降低幅度分别为10.07%、9.15%、7.49%,其中试验组Ⅰ效果最好,达到10.07%。以上结果表明,生物发酵饲料可提高商品育肥猪的生产性能。


    2.2 生物发酵饲料对育肥猪粪便中微生物数量的影响

    由表4 可知,在试验中期和试验末期检测新鲜粪便内微生物数量,3 组试验组的猪粪便内乳酸菌、酵母菌、芽孢杆菌、大肠杆菌的数量与对照组均呈显著性差异。大肠杆菌的减少可以有效降低猪腹泻发生和粪便内臭味物质的产生,乳酸菌、酵母菌、芽孢杆菌作为有益菌在育肥猪肠道内大量存在,可以调节肠道微生态平衡,提高营养物质吸收和维持肠道健康,随粪便排除后可以进一步发挥分解作用,大大缓解后续粪便污水对环境的污染。


    2.3 生物发酵饲料对腹泻率的影响

    3 组试验组的腹泻率明显低于对照组,由对照组的22.95%分别降至9.74%、8.59%和7.18%。生物发酵饲料能够减少育肥猪腹泻的发生(表5)。


    2.5 生物发酵饲料对环境有害气体浓度的影响

    生物发酵饲料能够显著降低舍内氨气的浓度(表7)。与对照组相比,上午9:00,3 组试验组的氨气浓度均显著低于对照组,与舍外氨气浓度无显著性差异;下午19:30,试验组Ⅰ的氨气浓度显著低于对照组,与舍外无显著性差异,但试验组Ⅱ和试验组Ⅲ与对照组相比差异不显著。试验过程中在舍内外均未检测到硫化氢的浓度。生物发酵饲料能够降低猪舍内氨气的浓度,为生猪生长提供更为有利的环境。

    2.4 生物发酵饲料对饲料消化率的影响

    与对照组相比,试验组Ⅲ能够显著提高钙、磷的消化率,从而减轻环境中磷污染(表6)。


    2.5 生物发酵饲料对环境有害气体浓度的影响

    生物发酵饲料能够显著降低舍内氨气的浓度(表7)。与对照组相比,上午9:00,3 组试验组的氨气浓度均显著低于对照组,与舍外氨气浓度无显著性差异;下午19:30,试验组Ⅰ的氨气浓度显著低于对照组,与舍外无显著性差异,但试验组Ⅱ和试验组Ⅲ与对照组相比差异不显著。试验过程中在舍内外均未检测到硫化氢的浓度。生物发酵饲料能够降低猪舍内氨气的浓度,为生猪生长提供更为有利的环境。


    2.6 经济效益分析

    1)饲料增重成本。与对照组相比,试验组Ⅰ、试验组Ⅱ、试验组Ⅲ每千克猪肉增重成本减少,分别减少了0.50、0.42、0.27 元/kg,其中试验组Ⅰ增重成本减少幅度最大,可达0.50 元/kg。饲料增重成本是商品猪生产中非常重要的一项经济效益评价指标。饲料增重成本占全场增重成本的70%~80%,生物发酵饲料能够降低猪肉增重成本,从而提高猪场的经济效益(表8)。

     

    2)经济效益。与对照组相比,3 组试验组的综合效益和头均效益均有提高,其中每头猪平均效益比对照组分别提高29.00、37.52、17.23 元(表9)。由此可见,生物发酵饲料可有效提高养猪场的经济效益。

    讨 论

    1)生物发酵饲料对育肥猪生长性能的影响。微生物发酵能够提高饲料中蛋白质的溶解度,降低饲料中蛋白质的分子质量,有些大分子蛋白可分解为小肽和氨基酸,能被动物直接吸收,提高动物的生长性能。本试验结果表明,3 种生物发酵饲料均能够提高育肥猪的采食量、日均增重,提高料肉比,降低腹泻率,从而提高养猪场的经济效益,以生物发酵饲料Ⅱ型最优,其次为生物发酵饲料Ⅰ型和生物发酵饲料Ⅲ型。

    2)生物发酵饲料对育肥猪经济效益的影响。通过本次试验可以看出,生物发酵饲料在饲料中使用,在生产投入上,表面看因为生物发酵饲料的添加饲料单价增高,饲料成本加大,实际上因为生物发酵饲料促进采食和营养物质的消化吸收,饲料转化率提高,在单位增重成本上反而大大降低,最大幅度每千克肉可以降低0.50 元。另外,从产出效益看,饲料中添加生物发酵饲料每头猪可以多创造17元以上利润,最高达37.52 元/ 头。生物发酵饲料可显著提高日增重,缩短育肥猪出栏时间,这一方面可以提高栏舍利用效率,另一方面可以大大减少因养殖周期过长引起的疾病风险。

    3)生物发酵饲料对猪舍中有害气体的影响。畜舍内的空气是畜禽生存、生长与生产不可缺少的环境因素,而空气的质量对畜禽的生存状态、生长过程、生产性能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其中,氨气和硫化氢是畜禽养殖过程中对畜禽影响较大的2种有害气体。氨气是一种有毒气体,在畜禽中能够引起咳嗽,呼吸道黏膜充血、水肿,从而引发结膜炎、支气管炎、肺炎和肺水肿。氨气进入血液中后,还可作用于神经系统,引起神经兴奋,高浓度氨气会使神经系统麻痹。因此,氨气对畜禽的健康危害极大。我国《畜禽场环境质量标准》(NY/T388- 1999)规定,猪舍中氨气浓度不超过25 mg/m3。本试验中,对照组和试验组猪舍中氨气浓度均符合以上行业标准,试验组氨气浓度显著低于对照组,说明生物发酵饲料有利于降低猪舍内氨气的浓度,生物发酵饲料Ⅰ型效果最好,其次为生物发酵饲料Ⅱ型、生物发酵饲料Ⅲ型。硫化氢是畜禽养殖过程中产生的一种恶臭气体,主要来源于饲料中的蛋白质不完全分解。硫化氢对黏膜具有刺激作用,引起呼吸系统炎症,降低猪的抵抗力。《畜禽场环境质量标准》(NY/T 388- 1999) 规定了猪舍中的硫化氢浓度不应超过10 mg/m3。本试验中,在猪舍内外未检测到硫化氢的浓度,可能是因为硫化氢的浓度低于仪器的最低检测限(1 mg/kg)。硫化氢浓度微小,对育肥猪的生长性能和健康状况影响很小。

    4)生物发酵饲料对育肥猪粪便中微生物数量的影响。正常情况下,动物肠道内各种微生物区系之间保持着动态平衡。当机体受到某些应激因素的影响导致肠道微生物菌群之间比例失调,使得肠道优势主导菌群发生更替,一些致病菌或者条件致病菌,如大肠杆菌、沙门氏菌等大量增加,成为优势菌群,打破肠道微生态平衡,排放内毒素并产生其他毒副作用,引起机体消化机能紊乱,导致动物生长性能下降。本试验结果表明,与常规饲料相比,生物饲料可以增加试验中期和后期育肥猪粪便中的乳酸菌、酵母菌、芽孢杆菌的数量,减少粪便中大肠杆菌的数量。这主要作用机理有:一是生物发酵饲料产生的有机酸酸化消化道环境,能降低或抑制大肠杆菌等病原菌在肠道上定植;二是生物发酵饲料中的好氧菌进入肠道后消耗氧气形成厌氧环境,降低肠道的氧化还原电势,增强肠道对乳酸菌、双歧杆菌等厌氧菌的定植能力,有利于厌氧菌生长;三是乳酸菌、酵母菌和芽孢杆菌等有益微生物在增值中能竞争抑制有害病原菌的繁殖。生物饲料中本身含有大量的乳酸菌、酵母菌、芽孢杆菌,经动物肠道排出后,在粪便中大量存在可以继续分解有机质,减少有害物质产生,大大缓解后续粪便污水处理的环保压力。

    结 论

    在商品猪饲料中添加生物发酵饲料,可大大提高商品育肥猪的生产性能,降低舍内氨气浓度,提高商品育肥猪养殖的经济效益,缓解猪场排污环保压力。其中,使用生物发酵饲料Ⅱ型的经济效益最高,其次为生物发酵饲料Ⅰ型和生物发酵饲料Ⅲ型,而生物发酵饲料Ⅰ型降低氨气浓度的效果最好,其次为生物发酵饲料Ⅱ型、生物发酵饲料Ⅲ型。

    来源:生物饲料工程研究中心

    微信公众号:ysswsl 优仕饲料